40年前,我是忙碌的话务员

  • 发布日期:2018年07月07日09:06 浏览次数: 文章字号:
  • 转发微博:
  • 转发微博:

  从铁线到光纤,从竹竿到地下管道,从磁石电话到数字电话,陈士元,一个40年前的话务员,见证了电信通讯的发展,个中的酸甜苦辣,常让他唏嘘不已。

  “1970年,27岁的我,从部队退伍,被安置到邮电局,从事话务员工作。”陈老说,那时,使用的是磁石电话交换机,靠手摇来接转。而全县仅开通3门电话,一个是县委的,一个是县人委的,一个是公安局的,配备一个话务员。1976年,经过向省邮电管理局争取,从连云港调拨了一台德国西门子共电式交换机,又从如皋调配了同类型的交换机,拼凑组装后,电话门数增加到400门。

  话务班在这时候成立。30多名话务员,分3个班次,一个班次12个坐席,保证24小时机房不离人。而通讯条件差,是话务员最苦恼的。那时,使用的线杆,从大丰到盐城、到乡镇是木杆,而镇到村大部分是竹竿。线材大多是铁质的,在广播响起来的时候是不能打电话的,杂音的干扰,让人根本听不清。由于是一户一线,广播线烧坏了,电话线也跟着坏了,电话就打不通了。

  尽管如此,人们对电话的需求是巨大的。每天,营业厅内,打电话的市民在窗口排队,常常是挤破门。最难打的是长途电话。没有直达的,先要转到盐城,再从盐城转到上海,再等通话人来接,层层转接中,往往就掉了线,有时三天也打不了。一个班次接转上千个农村电话,上百个长途电话,高强度的工作,对话务员是个考验。为了准确、迅速接转,话务员要背上几百个号码。更辛苦的,是设备落后,音质差,每个话务员接转时都是“喊”着的。“一个班上下来,耳朵里轰鸣,喉咙直冒烟,人也有虚脱的感觉。”陈老说,那种工作环境,一般人真受不了,但大家都挺下来了,互不干扰,又相互协作,出色完成了工作。

  1986年,有了准电子电话,电话门数达到2000;1989年,省内微波长途电话通信网建成,县局开办长途全自动电话业务;1992年,引进比利时S1420交换机,电话门数达到4000;1993年,在盐城首家推出邮汉兼容BP机业务,放装708户;1994年,装备美国摩托罗拉移动设备,移动电话开通……对这些“大事”,陈老如数家珍。而新丰镇、大龙马港村率先在镇、村开通程控电话,这些小事,他也记忆犹新。通讯设备的更替,让话务员摆脱了最初的

  “尴尬”,也从当初的忙碌接转,逐渐向提供服务咨询转变。他开心的,是通讯条件越来越好,技术越来越先进。目前天翼用户总数超18万,宽带用户超11万,ITV用户总数达到9万,提供集语音、数据、多媒体于一体的综合信息业务,倾心服务38万政府、企业、家庭及个人客户。

  在陈士元的见证下,通讯发展一次次“华丽转身”。他欣慰的是,40年来,通信的发展对整个社会宏观面目的改变深刻久远,对百姓生活的浸润和记录鲜活温暖。而对曾经是名话务员,他觉得这段经历弥足珍贵。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

【收藏此页】【打印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