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村支书眼中的灯火变迁

  • 发布日期:2018年07月10日09:04 浏览次数: 文章字号:
  • 转发微博:
  • 转发微博:

  “以前,天一暗,全村就一片黑,很少有人走动,四周只听到零星的狗叫声。要是走亲串户必须在晴天,夜里有月亮可以借着走,没月亮只能点火把照着走,雨天就不行了。”79岁老支书陈相银见证了灯火变迁。

  陈相银曾任白驹镇狮子口村村支书,说起用电,他不由得回忆自己上学时的情景。“当时村里还没有通上电,家家点着小煤油灯。学校上晚自习,都是汽灯。两节晚自习下来,两个鼻孔被熏得黑黑的。”

  “别说用电,就是煤油灯都舍不得用。大家晚上一到,插上门闩睡觉。”老支书说道,那时候很多人还管煤油叫“洋油”,大家也就是用平时积攒起来的鸡蛋兑换一点。什么楼上楼下、电灯电话是想都不敢想的事。村里一些人到城里看到电灯后,都啧啧称奇,内心升起了光明的愿望:啥时家家户户都能用上亮堂堂的电灯,那该多好啊。

  到了上世纪60年代后期,乡里开始看见了电。电线一扯,电闸一送,开关一拉,电灯就亮了,电机就转,更惊人的是抽水机能从几十米的地下轻松地把水提上来。小麦、玉米往碾米机一倒,倾刻就变成了雪白的面粉。在陈相银的记忆中,1979年那年过年,村里张老师从上海买了全村第一台9英寸黑白电视机,全村老老少少都来看稀奇,屋里挤不下了,就干脆把电视机搬到院子里。从此,村里人吃完晚饭都会自动聚集到张老师家,静静地坐着等看电视,通常都是电视屏幕出现“再见”,大家还舍不得离开。有时放着放着,忽然停电了,院子里就是没完没了为电视剧中情节议论着抱怨着等来电。

  70年代末,正是“计划用电、节约用电、安全用电”时期,每个工厂、每一户都有自己计划用电负荷时间,各个机关团体都要避开晚峰让电、农灌高峰工厂企业停班避让,农灌夜班打水排灌。在炎炎盛夏,老人手中的芭蕉扇有气无力地摇着。

  据了解,1931年初,大丰县的发电是用72马力柴油机带动30千瓦的发电机解决轧花厂的动力和照明用电,点燃了白驹镇电力的燎原之火。1960年7月,盐城地区第一条35千伏盐城至白驹输变电线路架通和白驹变电所的建成,掀开了白驹镇加快发展的序幕,光明照亮了全镇城乡的各个角落。由“用电难”到“用上电”再到“用好电”,灯火变迁见证了大丰农村的巨变。

  随着“两改一同价”的推进,农村电气化村建设改造,供电部门全力整改农村电网,更换变压器,调换大的、粗的导线。停电现象基本不会发生,用电难题得到彻底解决,农村办工厂如雨后春笋,隆隆的机器声常年响个不停,农村加工业迅猛发展,农民收入有了大大增加。农村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家家户户添置各种各样的家用电器,不管三伏天,还是数九寒冬,家里都能四季如春度过,人们的脸上再也读不出疲惫了。

  采访临近结束,陈相银忍不住感慨:“60年前,我们是没电可用;50年前,我们盼着能用上电;30多年前,电要省着用,电灯时常停熄,很不稳定;如今,农村家庭里的电器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好,用电也不是舍不得了。不仅如此,要是电出了故障,一个电话,供电部门很快就赶来抢修,周到得很呢,和以前相比,变化简直是天壤之别。”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

【收藏此页】【打印】